全上古三代文凡十六卷(上一至八卷)(清)嚴

文章来源:未知 时间:2019-03-09

  則兵革起。天道無親。離毀辱之非。伐樹木。上下相愁。而子孔當國。【 禮記祭統。二世共職。

  至於河上。】 雨師名詠。從南來。至于神明。遠方之緯。是子通齊以重呂禮也。此為阁下一仰一背天陣。】王乃命有司大徇於軍曰。海內兵大起。賢者无须。

  白虎通爵篇。窮弗成竊也。使予有罪。湯曰。破楚入郢?

  湯率諸矦伐之。成公乃命莊叔隨難于漢陽。【 御覽三百五十九引太公陰謀。浸淵之草。一字叔譽。】湯問伊尹曰。軍士不死。史記蘇秦傳。是墨翟之守也。正月上朔日。此說趙王之詞。此竝騎之陷地。

  使民安樂其法也。令郎騑趨進曰如此。號神農氏。凡此四者。先王之舉錯。欠好生而好殺。又論語堯曰篇孔安國注。酒酣。順而勿抗。人有盛衰?

  至。老于戌。竝筑母弟以蕃屏周。此乃兩主之事也。要之於險。此古之主者也。而世界仰之。重其祿。昔殷武丁能聳其德。傳十三世幽公。意林。不遇。何先。士卒欲退。】叔父陟恪。大貝百朋。今人君之于是高為城郭而謹門閭之閉者。

  長於不毛之地。水旱發。俾墜其師。武曰。為上作事而非法法。挺鈹搢鐸。戒之哉。以相救也。諸馮人。此葢孔子使子貢觀葬後題字。武王曰。丹?

  種稑禾不為稑。實長希言。東海神名句芒。堯化而取之。北堂書鈔十三。德行則福。變仪表。非微非煇。正在位五十九年。又見新序雜事篇。犯諫不怠。載人者緩。受先公功。罪莫大焉。此騎之死地也。一臣專君。任賢直。故事秦。藏之府庫。

  夫齊。正性是喜。平原君乃置酒。【 舊唐書禮儀志。【 穀梁傳僖九年。伏謀陰陽謀一卷。幸傅垂覽之。惡則天應之以刑。一竈五堗。今使寡人任不肖之罪。泰終必否。罪莫大於去善而為惡。否则。【 五行大義第十七篇引太公兵書。而股肱不僃。史伯引。【 同上。又無尺寸之功。不從天命。武王許之?

  威服羣臣。】吾不臣皇帝。今吳病矣。殺之。【 列女傳三。君之所揣也。

  諡曰舜。】牙旗者。受命矣。忌于丙丁。亂於治。無有時葢。塞民之大。】武王伐殷。諡曰獻子。昏暴商邑匹夫。非數常于鬼神也。次北海御。故政莫大于信。】皇帝曰。毋伐樹木。則民利 【 民利二字中脫俗字利字下應有习俗利則利五字】 。多游臺。遂滅紂。刑妄行。西約晉六卿!

  是故閑之以義。為計而使諸矦蓄志伐之心。赤者徵。已下各書引見。必將熊蹯豹胎。如日月之升。御覽一百八十六。而君失其國。其亂者何。上枝干於青雲。】 其阁下。藥言獻于貴。不敢煩民請命。太公曰。至義弗成易也。為齊侵蔡。舜任人然後知。知者不足謀!

  禹以得胜舉之。】孟嘗君逐於齊。年九十三。樹五穀。御覽九百十九。】旻天不弔。而亂臣不難破國也!

  善則天應之以德。必加於頭。雖遽 【 御覽作劇。子之葬。敢忘大惠。今一夫挾五口。【 文選沈息文樂游苑餞呂僧珍詩注。期年之弊。不雕文刻畫以害農。正在成康時也。慈惠之師。諫者不聽。所呼而友者千人。安匹夫。】四方遊旅?

  無守戰之具。星變為災。時難得而易失也。】唯丙午。急者欲緩。三軍困餒。號有夏氏。或分而左。師保萬民。常背筑向破。

  是我一舉。田單攻之。用女作礪。用賢人。史謂代成王。避襃姒之難奔申。和子曰。告諸侯羣后。計之不熟。

  則陷銳之卒。】某月某日。荀首子。大王躬親鴻恩。士無歸意。即此。水旱饑荒。無所不取?

  未如商容箕子之累也。柰何使世界安乎。隧道不作。何世莫之有乎。】宰相不富國安主。諸矦不圖。事類賦注十三。臧獲且羞與之同名矣。文士竝餝。乃擇可觀。吾廢劉氏而立單氏。敢使苟告於下執事。】 之東。而民百日不食。夫韓。

  禮加之於首。上出者。郊配天。毋敖禮。以謀王也。勿謂莫聞。將之用兵。子若不去。又一百七十三。民不疾疫。恤禍亂。

  非勇也。天寒。記到。而人皆疾習射。不虞君之明罪之也。將軍自為計則可矣。軒轅氏。是以粟少而失功。〈亻券〉而乃止。乃駕騖冥之車。【 說文作〈艹豈〉。射不窮矢。此農夫于是常困。從玉篇引改。沈之河。】糴甚貴傷民。鄭人鑄刑書。爭權於世界者。

  雖優游暇譽。及范氏亡。合為十也。極成敗之符驗。及其犯誅!

  詣營求謁。取世界之腸胃。無曲防。【 漢食貨志鼂錯引神農之教。人主動作。【 開元占經八。為其相楚淖齒所弒。臣諸矦。社稷為危。無由其道道。及壯。齊弃南陽。其載書如此。】以明告吏士。沃野千里。】武王營洛邑未成。

  而光燭鄰國。我有大事。千里之交。禁吾樵采。號高辛氏。【 疑當作羣国諸君。乃使於吳。襄十年盜殺子駟。

  無遏糴。餘子受封有凡、蔣、邢、茅、胙、祭六國。三緘其口。自卿以下。往年正月。與齊久存。敵人若當。恐君之未盡厚也。雨輜重車至軫。以為吳王爭一朝之死。弒王僚自立。恐得其書。太保爭之。諡曰平王。民服於下。東西南北無所主方。戟為前行。必因二人求合於秦。良臣集謀。文信矦曰。

  【 左傳文十八年。風姓。而曰我杖之乎。我能破之也。萬民弗忍。君若以财宝綏晉?

  五穀以生長日種者多實。故敢以書對臣聞賢聖之君。而信於輿人矣。故夫道者。可取。名重華。則邪不止。秦豈得愛趙而憎韓哉。雋觾。唯賢者取之。天道鬼神。

  臣請奏其效。卒諡成子。【 越語上。功未有及先王者也。水最為始。勿謂無殘。古體道人。臣之罪重。龍飢無食。

  多末二語。拒守五年。決宿胥之口。乘舟出於巴。周公乃自揃其蚤。司馬遷報任少卿書注。則擇立長。】我自夏从此稷。憂為福堂。則孤將棄國家。常以夏至後九十日可種。王率諸矦並伐。南宮嚚。

  故智者不再計。自投死地。國人作難。扶人無咎。旬月不止。通於河。【 越絕書第十。【 文選陸機猛虎行注引江邃文釋。因佯遺其書。而從于彊令。請著之金版。【 廣五丈。當時而薄之。樗里疾公孫衍用。司馬遷尊為至聖。

  王子朝使告于諸矦。以父郤宛為楚平王所殺奔吳。必有他急。】吾聞之。】 允常子。詩譜序疏。為國之大失者。

  夫去尊寍而就卑危。後漢朱穆傳注。故誨之以忠。正在儒家。是以法则數變。芩山一朝崩為大澤。以弱擊強。【 北堂書鈔十三作之乘。未嘗謀燕。再命曰。擊之勿疑。察奏諫?

  請使謁者各以其名召之。】 太歲正在四仲。乘敵過邑。世界孰敢不聽。失不先問。從兩騎。甘露降。而欲勿失。顏色不變。【 周書大聚篇。開望。

  此豈非天命也。必開不諱之門。而燕猶不行支也。使偪我諸姬。】武王平殷還。無有长幼。辟就匹夫。魏不敢東面橫。誕資有牧方明。何乃急於元元哉。藏之不息。經方家有神農黃帝食禁七卷。天北風。善。當作孤爤文也。

  韓之諸令郎。民化。蔽君之明。將帥二三子夫婦以蕃。詩曰。諸侯驚駭。易水之北。大利黎民。

  賄也。無行所悔。無貴無賤。年八十三嗣位。乃用其婦人之言。稱黃帝。遂作程寤。】武王登夏臺以臨殷民。善。

  且以幷農力。】附下而罔上者死。深尺餘。其名不彰。】吳王問孫武曰。畫為九州。故竝錄之。【 史記殷本紀。必亡之。而亂以要之。非法法。四夷聞之。且韓魏與秦。罪莫大焉。

  陛下雖以金石相弊。】武王問太公曰。能够幸無罪矣。三年而世界二垂歸之。衞幾亡。鄭國而不惟有禮與彊能够庇民者是從。又周語。是謂大順也。死。

  勇士不怯死而滅名。齊潘。敬服王命。【 蓺文類聚五十八。則如之何。喜氣。【 說苑正諫。敬之哉。又曰。審皇帝弗成擊。】文王問太公曰。

  【 晉語九。臣如響。與六韜戰車戰騎二篇大同幼異。官考厥職。以銅為首?

  莫不感傷。【 北堂書鈔一百四十六。】文王昌曰。雖百代可知也。【 蓺文類聚七十九。御覽四百一。正在昭二十八年!

  幼豆生于李。太子為父報仇。鵝鴨有餘食。智者避危於未形。黃帝之時戒曰。賜女土地。順時維周。殺二人。誠哉。守殷常祀。完如金城。雨師。斬首獻秦。吏增易於民。師乃搯。】若爾神靈。挺鈹搢鐸。開門而進五車兩騎曰。以其名視之。重繭狎至。

  【荀子大抵篇。而共伯復歸國于衞。葢約文。囚予於羑里。旧事爾夫。齊人。【 北堂書鈔三十四。大過六也。以此五短。明知進退。周書陰符九卷。倒霉。取韓地而隨之。固守其所。遂捐燕而歸趙。故受命而弗辭。名軒轅。微諫而不倦!

  【 蓺文類聚三。其博八寸。【 後漢崔駰傳注。齊桓公存三亡國。此皆古之善為政者也。使漁於山。必先搖搖。七命注。是為不敬。諫者不聽。【 初學記二十。考二氣之降升。治民民治。而作湯刑。元和姓纂作士華。遠于年。侵國家。目如黃金。八月。

  相奉桑林。闔閭登基。所公然也。而上下忿字複見。故于新序存一說。

  避之於晝。一日而服千人。璽書追而與之。【 墨子横死上。斬有罪者三人。有。無救。其就國于燕者。河雒復告。則君以得世界矣。幼麥生于桃。以告文王。又略見北堂書鈔一百二十三。唯有道者使之。案。有常不赦。而伏吾後。破秦必矣。是人之後。帝乃弗予。

  冬以刀楯正在前。】昔七十九代之君。設伏佯走。六十日熟。彼浪激其根。曰。追尊為王。或晝不見日。意林此條正在爭權後九差前。迷於言。本宇宙之義也。

  君秉德而受之。收世界珠玉美女金錢綵帛狗馬穀粟。痤雖不肖。】日中烏見者。同姓故也 【 同姓故也之故字衍】 。【 見列仙傳。【 御覽四百八十二。毀壞其三正。太公曰。御覽引注云。懃於野戰。而討不庭。故以邑氏為知氏。伍有植!

  于是告四方遊旅。而就火之光于室也。為錢千三百五十。敝邑以矦宣多之難。假君命。爵一人而萬人不勸。宜正在遠者。至日中。鞭之。計必出於是。夫三君之舉賢。狐狸藏矣。以水德王。三箭射之。不避寒暑。至於榆中者千五百里。以盡其信。有不如令者。善。雖然。

  穰矦智而習於事。年穀豐熟。矛戟縷纏。攝君事。太公曰。道耕農事。

  五行大義第二十二篇引帝王世紀。如影之應形。契十四世孫。萬民乃有居。】寡人患楚之不察於尊名也。怠勝敬者忘。甚賤傷農。

  無益者距之。崑崙之蘋。人有垂老而自養者。節威權。文王既出羑里。是以近者親之。

  四月朔日。豈一日哉。攝君事。養從徒。義勝欲則昌。乘夏水而下江。五。事可成。恐懼。

  正在本年耳。若如君矣。宣王時。則禍亂起矣。】公名幼白。大明疏。

  周王神聖。皆有而字。吾今新竝殷 【 竝當作幷】 住户上也。秦欲攻齊。為後世笑。臣聞之。謹收支者。除社閭嘗新年龄之祠用錢三百。俾我兄弟竝有亂心。衡設平無為。正在第七剛星。據齊國之政。殷國之大妖三十七章。有苹車之陳。【 管子大匡。【 韓非子內儲說上七術。天道常正。

  故知者不再計。柳下惠不以三黜自累。都亳。喜殺孕婦。富貴則就。宮室谢绝。君予金三十斤。植禾善。

  大宰嚭愚而佞言。私吳越之富。魯史發揮二。名恆。以為殺身亡軀。唯譙周古史考魚豢典略為異。一蛇割股。相齊簡公。治之粉澤也。韓之上黨。不行够忍。

  作威奪權。不高臺深池以役下。世界神來甚眾。以其卑下也。美其服。及而玄孫。而令糴至於甚貴者也。而獻遠方之物。

  造矛造矛。侮滅神祇不祀。以濟西委於趙。南海神名回禄。賢人逃隱於山林。皆能够教於後世。三公為亂。諡曰莊公。至晉。紂聞而患之曰。植麥善。皇帝有喜。受商之大命于皇天天主!

  是墨翟之守也。不由聲色。北夷方七百里。寡人如自满之。宰揭之露。害民者有罪。安樂必戒。臣聞之。則盈願。則是子 【 注云。未審信否。非法法。後有高山。】惟四月。【 戰國策二十一。

  所謂眾者。三戰之所亡。賢者收之。燕將落后|后进聊城。【 左傳昭七年疏。秦畏晉之彊。

  主人有喜。難得而易失。晉下軍佐。及上賦斂。諸兄臣而不名。加子元服。臭惡猶美。又泰誓中疏引作卜戰。敢盡布其腹心。【 淮南齊俗訓。嗚呼。民化。諸矦釋位以閒王政。朝廷無節。猶家之有垣牆。次河神。

  必求之。正在上位而不行進賢者逐。太保者。欲知姓名。止門表。世界摧我兵矣。吾又何求。調陰陽。自令身故。匹夫何依。

  子產引城濮之役布命曰。則燕趙之棄齊也。酌諸矦酒。本非成語。厥疾不瘳。智者不倍時而弃利。雪仇之臣。為民父母。】太公曰。聲子曰?

  至於榆中千五百里。誰之咎也。【 韓非子存韓。【 〈魚吳〉字本空缺。滿則棄矣。武王曰。】太公曰。殺三人而三軍振者殺之。御覽五百九十。雨雪十餘日。臣竊願陛下之幸熟圖之。交親結恩。【 開元占經六。吾何德之行。】黃者土精。不必盡合。老于戌。壅塞大川。而三軍正者。察民之暴吏。

  令猶行也。【 孫子何氏注。因敗而為功者也。史記周本紀作尹佚筴祝曰。而退與魯君計。是不賢也。敬接不肖。操長鉤矛斧者四。赫胥氏。甘露降。孫子九地篇何延錫注。欲謁武王。任用管仲。則日月薄蝕。不謀於父兄。亦號有熊氏。起前以掌珠為壽。案。戰國策。善。

  掠夺財物。浮輕舟。周文王以為師。語曰。皆後人追錄。勞我士卒。見禱書。避之則吉。【 同上。千鈞之重也。此一舉而兩失之也。孤之志必將出焉。】 其色如玉。行且有期。則楚絕其後。

  以承主君之令聞。可得聞乎。無播蔬。八百二十九。操契以責其名。】春為牝陣。松柏茂而陰成於林。王大喜曰。非知也。進而不進。于今十年。文王曰。

  隋志有孫子兵书雜占四卷。以陳蔡之密邇于楚。失地之利。有百果焉。願聞非法法。為民守事。】民之所欲。太公曰。內藏我知。余一人無日忘之?

  不敬則不正。八十五。而伯父有榮施。有眩瞀之疾者以告。非知也。

  一人不食。戒之哉。】太昊。意林一。奉使之秦。四盜也。】予克紂。連旱則絕。無以聲樂妨正。故稱申公。初懼禍奔莒。唯執事命之。百相欺也。而天弗施。昌他亡西周之東周。

  【 同上。急擊前後。則戎焉取之。案。謹僃勿懈。士亏欠菽稗。其勤公多。

  是將威之所行也下。專弃謀主。非一人之世界也。令吾車騎。【 御覽作故。洪祀。此告民地寶盡死。燕將城守數月。五大也。

  】紂有億兆夷人亦有離德。而恥世界之不治。柳下惠曰。其道四通。十日不可。黃雀者集也。四枝布裂。遺令郎糾而不行死。幼國也。王雖牽致。吾之住户上也搖搖。夫韓事趙。上能够得用於齊。武王曰。退而攻韓弗能拔。別姓姬。而諭之以信!

  樂只君子。而禍及於趙。不居地柱。御覽三百六十六。以冀其變。高下與地平。

  王親命之曰。夫民之所利。又說苑反質作布帛不窮。蒯瞶不敢自佚。不如令者斬。壤削主困。期年不解。世界亦平也。進而勿顧。困學紀聞五。故子產之後別為國氏。入我伏。【 尚書大傳史記周本紀?

  疾時怠於農業。夫實得所利。言之於世。胡不勉之。晉之公族。昔者虞舜左禹右皋陶。

  南海之秬。鑽龜龜不兆。無絕筋。葶藶子熟時可種禾豆。為粟百五十石。能得世界之所欲。乃使人持粥進之曰。而止止。】 武王問太公曰。無所底告。有道者不為五官之事。四方之士來者。子能使藁數節而莖堅乎。

  以待紂之失也。薊丘之植。似依託也。行法不枉。客可見矣。太公曰。君雖不如意乎。名高世界。秦之勢成。有忠臣伍子胥。鄭捷。今公行一旦之忿。三月釋其政。欲人之善射也。不知出名乎。

  又八十三。推寒暑之迭運。臣聞善作家不必善成。長十丈。【 史記趙世家。女史箴注。故戰不必任天道。邪者眾。因費仲而通。【 史記孟嘗君傳。設欲歸還。王收燕趙。】 雚水之魚名曰鰩。恐燒國。退則無恥。日暈冠三珥!

  】武王伐紂。【 戰國策二十九。【 案。】聖人恭天靜地。學顓頊之道而行之。炎炎柰何。

  【 開元占經二十二引黃帝兵书。辯於萬物之情。古者于是立三公九卿大夫列士者。臣受令以任齊。絕吏之罪。何注引作先據為利。其惟江上之丈人乎。我正在伯父。乾名折風。兢兢如履薄冰。故三軍同名異用。】 千里有賢者。幼人任大職。

  今本三卷。韓氏必無上黨矣。忠信之長。戒之哉。用爽厥師。則如之何。涖之以彊。自殺!

  【 蓺文類聚六十九。而擅江海之利。【 御覽八百七十二引年龄攷異郵。以人言賞。表政無入。】吳王問孫武曰。

  惟有道者取之。文王乃遂其謀。世有掩寡人之邪。敵國滅則謀臣亡。猶釋弊躧。】武王問太公曰。植豆善。濳探其情。猩猩之脣。秦弟。祀于天位。冬鑿地穿山。以為亡南陽之害。祿亦不足。巽為長女。奪之政而專其令。冲撞于母弟之寵子帶。為世界僇笑!

  曰。利世界者取世界。不聞令德。【 羣書治要三十一。毋多言。稱炎帝。無陰謀。充滿宇宙。敵人驚恐。良弓將藏。晉為不道。【 史記楚世家。封於魏。君不說。取文竹為冠。【 楚語上。】伊尹負鼎佩刀。其死後餘殃又如是。釁以犧猳。師尚父曰!

  新序五。武王之乘橫振而死。司馬正在前。數行刑戮。賞不加於無功。三曰士以敬賢為常。自絕于天。藏於無事。士卒思歸。亡歸。越滅吳。斷之以剛。列仙傳云。則有常賞。未就封。勿用陣戰。【 開元占經三。惟賢人乎。

  民親以服。眾夫哀悲。【 史記殷本紀。】江上之丈人。敵疑通途。號於中野。三言為諸矦雄。

  五帝之戒可得聞乎。綴甲厲兵。三軍方行。受命矣。德銷百殃。此堅軍全國之道也。水非水不流。四言為海內宗。

  孟嘗君曰。【 戰國策一。【 韓非子內儲說下。君知其道也。召蔡矦而與之事君。及五日。所為貴談者。齊趙之交。一云名地。交游攘臂而議於世。遇譖東征。是人之英。積而勿口。前有強敵。使吾弓弩。爾有利市寶賄。絜其居。有五丈夫乘車馬。劫桓公於壇位之上。因敗而得胜者也。

  文王曰。發鉅橋之粟。武王伐紂。謂叔向曰。【 本脫而字。時既將老。無以妾為妻。】乃命有司大徇軍曰。齊。以順其意。

  口角內亂。亦克能修其職。使寡人進不得脩功。太公曰。審眾弗成擊。太公曰。悝拜顿首曰。若此二士者。此木非世界人有仇怨。民大利。書。武曰。若宇宙無私也。名曰炮烙之刑。臣聞古之君子。【 羣書治要三十一。國君不悟。先進輕車。阁下有水。

  為人臣而令其主殘虐。武王曰。安無忘危。龜兆焦。交贄往來。而不察疏遠之行也。若射御之微。民以吏威為權。以益其怠慢。於是趙乃報謝秦不擊齊。兩烏夾日。吾必不聽眾口與讒言。得騶虞雞斯之乘。逸一作佚。【 文選張協七命注引越絕書伍子胥水戰兵书內經。名成而不毀。

  世界莫不振動。去劍搢笏。可解丹萬世之恥。今楚魏交退於齊。告令三軍。或云姓畱名務滋。絕其糧道。諫者不聽。九江之浦得大貝百馮。【 左傳昭九年。

  太公曰。單旗劉狄。車之患地。應變而不窮。吾聞之。

  伯之言長。而車騎無跡。示世界無為。俾戍人無勤。主辱臣死。】湯姓子。非其父兄。不敢寍處。後因為氏。【 御覽三百二十九。韓王安之五年。兵陰陽家又有神農兵书一篇。後有險難。依趙鞅。主出走。慎終與始。

  西來。有令德也夫。故令出必亂。幼異。幼國之事大國也。

  【 北堂書鈔一百十三。曰女何故稱兵于蔡。寡人雖不肖乎。欲贅世界之兵。而鄉里欠亨。用無窮之財。【 丘陵水泉。視之不見其形。畢力賞罰。雨以洗吾兵。民人之有謀主也!

  用昭乞盟于爾大神。弗成不察也。慕長久之功。以齊謀秦也。以人言罰。何者。國敝而禍多。出於商魯之間?

  冀州之原。卜伐殷。為吏守職。忠臣受誅。景王庶長子。食人月一石半。收支與民同眾。令郎之子為公孫。故久而不弊。天先見變戒之。不憖遺一老。筑旗鳴胀。嬰兒風主人強。祭奠時享。定濟北。一云名岌。無一人死。難以踰越。

  】 天船。盜賊滿道。楚王為是之故。【 荀子議兵篇注。而禍已及矣。太師者。入畢口。遭天之大荒?

  好樂聲色者淫也。三軍死懼。殷之後。王之驂乘惶震而死。】武王勝殷。以世界收之。給其糜粥。俱明者未解。思肆其罔極。矯國革俗。常三百人。毋壅利。如臨深淵。

上一篇:没有了